Marguerite Su: Golang/Ruby Programmer, openSUSE Member

openshift 搭建 wordpress 教程

最近把 suse.ws 搬家到了 Red Hat 的 openshift.com。原因是我个人博客的空间 IP 也被光荣认证了,而 openSUSE 简体中文官方主站不能在简体中文地区不能访问呀。又没有赞助就选了搞基的红帽子搞的 PaaS。 下面把搭建时候的要点简单说一下。 准备 你要有一个 openshift 账户。每个账户可以开三个 Gear,共享 3 GB 硬盘和 1.5 GB 内存(VPS 泪流满面)。 你要会 Git 基本命令。比如 git clone,git add,git rm,git commit。不会的快去学习 codeschool 的免费课程 Try Git,半个小时包教包会。 你要安装 rvm 和 ruby,然后安装 openshift 的命令行客户端 rhc,具体的 Ruby 新新人指南可以看我的上一篇文章。 安装 WordPress 生成 ssh 密钥对并把公共密钥贴到 openshift 去。 申请一个 Gear,选 wordpress。然后看需要可以添加一个 phpMyAdmin 的 Cartridge。把它给你的数据库 root 用户名和密码以及数据库名记在小本本上别弄丢了。 git clone 返回给你的那个 repo,php/wp-config-example.php 改成 php/wp-config.php,把里面的数据库名、root 用户名和密码安装上面的填了。WPLANG 愿意改改一下。 提交一次,留意命令行中的信息,会说数据库的 IP。 Read more...

Ruby on Rails 学习笔记-安装和 Hello World

因为想给 Open Build Service 加 i18n 支持,所以要学习下 Ruby on Rails。 什么是 Ruby on Rails? 推特上有 Ruby 程序员说是「肉夹馍」的关系,意思是其实硬菜在 Ruby。 对新手这么要求可能太苛刻了,初心者应该是「荷叶包饭」的关系,意思是你真正一开始吃的部分是 Rails。 但是要想学好 Ruby on Rails,其实应该是「鸡蛋灌饼」的关系,就是 Ruby & Rails,两手都要硬,毕竟所有的东西都是用 Ruby 写,要是没有系统学习过 Ruby 可能登不了大雅之堂。但 Rails 不熟悉啥都当 C++ 写那用它开发就没意思了。 科学的解释是这样的,Ruby 是屌丝松本行弘有感于白富美们漂亮的胸不大,胸大的腿不长,腿长的说话声音不好听,声音好听的长相又不是 S 级而自主研发的一个女神,同时兼顾了其他屌丝的需求(几乎所有的内置方法都可以由类在运行时重定义,眼前的加不是加,你说的 < 是什么 <,什么的)。gem 类似于芭比娃娃的衣橱(类似 perl 的 CPAN,python 的 PYPI,带平台的分发格式)。Rails 是其中一个 gem,一个网络框架。于是 Ruby on Rails 就有点像,Wordpress on PHP 的意思,然后你就是在 WordPress 上开发主题。。。 不要怪我吐槽它啊。。。less is more:()少做多。还有:Ruby 是让程序员「快乐」的一门语言。。。。您再想想? 开发环境 教材:Ruby on Rails Tutorial 3rd editon(好象是新浪爱问上下载的) Read more...

[Solved] btrfs 开机 initramfs 加载时间过长

这是困扰了我一年半的一个 bug,昨晚被 btrfs ML 的 cwillu 几封邮件解决了。 最早开始使用 btrfs 是在 10 年 11 月,那时我换上了听歌比 ssd 更有质感的 1TB 西数 7200 转机械硬盘,重装系统就装了那之前炒作的沸沸扬扬的「下一代文件系统」btrfs。不得不说,很少有人写文章像我这么求实了。「下一代文件系统」,那不就是「future never actually comes!」吗?!刚装机就遇到了一个 serious bug,那就是 btrfs 的几个进程 100% cpu 使用率,基本幻灯片。怀疑过 chromium,firefox 的数据库导致碎片,反正怀疑了一大堆,最终是升级到 3.2 莫名其妙的解决了。(后来 OBS 又在这上面吃了一回屎,12.2 发布前几周,RC 2 的时候,升级服务器换了 btrfs,结果卡的 scheduler 一动不动,编译服务变成了一块大网盘,最终跳掉了 RC3) 这次的这个 bug 是 12.2 后带来的。我之前的 RC 版本没注意,但根据我编辑维基的记录,是在 RC 2 出现的。当时是因为我看到了 lizards 的一篇小短文,叫做「openSUSE 2 秒启动」,本来想试做然后发到 suse.ws 的。结果人家全部两秒,我的 NetworkManager 就要 80000+ms 才能启动。这不是坑人么。于是找到 NM 的维护者 BinLi 报了 bug。 中间很曲折,BinLi 无法复现,后来有个用户说这 bug 他也有,重装改成 ext4 好了。可是我用 Linux 是木有重装机这个概念的。因为垃圾我能清理掉(Windows 完全清不掉!),Linux 又稳定,我自己是打包者也没有「/usr 污染」,于是这台电脑上攒了好多的资料。比如 300GB 的电影。。。 Read more...

当梦想照进现实 记 Ubuntu Tweak 的烂尾

本文是从我的角度来揣摩主席的,说的可能不对(语序,那叫不可能对!)。首先澄清我不是在黑他(你一说这话就没好事,这不是黑是什么呀哎呦喂),主席 tualatrix chau,是第四帝国的老朋友,我朝金吾卫、奋威校尉 @shellex 和国子监祭酒、工部造作局大匠 @csslayer 的好基友,不过他既然已经是党内最高职务了,我这边就没有什么可以开出的价码了。只能说暗恨他不能为我所用什么的,不能说黑他。和他的关系是:认识、聊过、不熟。因此也别指望从这里得到什么独家新闻。算是从逻辑的角度很世故的看待这件事。(鬼扯,阴谋论就说阴谋论好啦!)事情大家已经很清楚了,所以就是社论。(明明是胡勒!) 大约两周前,@shellex 找工作,我和他聊去大公司还是 free lance 的问题,期间参与的还有 SuSE 的 desktop team leader joeyzheng。我当时做出的判断是:C 家的 home based 不好,它针对的对象不是应届生,是 SuSE 在职的那些走在 Google青云之路上想暂时歇歇脚的大小牛。解释下什么是青云之路,中国 IT 职场有条青云之路,非常 clear 的 path: 针对超级大牛:SuSE/RedHat -> Google,比如苏哲,黄鹏。 针对中小牛:SuSE/RedHat -> Canonical -> Google。 针对自以为很牛的一般人:网易/百度/腾讯 -> 自主创业 针对苦逼:中关村/张江/华强北/各种科技园 -> forever 不在前两条路上走着的人们,无论你是 virushuo 还是 tinyfool,总归有点半路出家的感觉,在另一个 level 的人的眼里看来总是很 cheap,就好比金融口一个 standardchartered/HSBC/Citi -> Goldman Sachs/Morgan Stanley/Merrill Lynch/UBS 的人看一个 ICBC <-> CCB 转来转去的人,就是人家两步超神,你转来转去始终在高手的阶位不上不下的感觉。 其中 C 家说清楚了就是进去偷个懒,为去西海岸攒点生活费的地方。那为什么招主席? 主席的经历说真的我不是很清楚,我进 Linux 圈是在 09 年 10 月,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是 C 家的人了,Ubuntu Tweak 也已经开发了很久。但根据圈里的风评和他们言语里给人的感觉,主席就是个 Python 程序员,只不过阴差阳错选了个「好」项目,近水楼台地,在 10 年 C 家刚有中国分部的时候入主了 C 家。简单说,天时地利,没什么羡慕也没什么嫉妒的。就好比你金融专业一毕业就赶上金融危机大规模裁员一样,没什么好抱怨的,造化弄人而已。 Read more...

CJK 的尊嚴(三)塵埃

首先,按照 @csslayer 的說法,紅地毯鋪到大門口,再該傳教傳教該懲戒懲戒。彙報下進展: 虎戰士(@tigersoldier) 寫了一篇很客觀的技術文:關於 GNOME 整合 IBUS 事件的技術細節 它的技術方面說的很客觀,「正確與否」我不懂(拜托要是真参考了我的「技术文」要给 pingback 哦),老 K 可能說那是個渣,但至少它解釋給普通用戶聽應該夠,注意,那也是一篇傳教文,該腦補腦補,該過濾過濾。 但它的結論是錯的。所以看技術就好。但也不是它想錯,是事情後來變化了。 正在開發 IBUS 的日本人 Takao Fujiwara 說:「也許我可以加一個判斷 ibus.pc 是否存在的東西,但這取決於 GNOME 的要求,大策略是他們定的。」 意思就是說,IBUS 的開發者私下裏也覺得應該有個開關,但到最後給不給這個開關,還是要看 GNOME 的「大策略」。 另外即使有這樣的開關,這個開關也不是給用戶的,是給帖子裏的發行版維護者的。就像虎戰士說的,你的發行版沒給你開,還有的選擇,那就是能自己開的 gentoo。這比「drop GNOME」的選擇好了一些,至少還可以有 GNOME 用,雖然折騰过程不比直接 drop 掉簡單。 這正是我這樣的發行版維護者所喜聞樂見的。至少態度先擺出來。到時候你整合的好,用戶歡迎,自然給你打開; 整合的不好,也有 fallback。這也是我當初去 GNOME DESKTOP DEVEL LIST 發言的目的。目的達到了。我就沒有必要再干預什麼了。因爲我的發行版同樣有用着 GNOME 的小白。 但目前有沒有,不確定。要說之前是看負面,現在只能看平。看正面還太早。因爲回覆者沒有決定權。 這依然集中在「編譯依賴」這個環節,而不是「運行 runtime」這個環節。也就是說,你發行版沒開,會怎樣,誰來管。太多技術我不知道,但屢次被提到的一個東西叫 CLUTTER,還有虎戰士提到的 DAEMON,CENTER,究竟不開後會不會死球。想把這個噴出水平我來不了。就像 Xu 私下裏說的,到時候中毒已深,解套可得幾個 release。 @csslayer 作爲「其他輸入法」的開發者,私下對所謂「中文用戶」的素質極爲失望,在郵件列表裏面這麼說:「即使,即使,GNOME 只有一個 IBUS,我依然能做 FCITX 的 GNOME 支持。」。至於爲什麼沒有對 GNOME 失望,拜託,就沒抱希望好嗎? 「在 KDE 活着自由得多」—— @csslayer 套用老 K 的話,我也可以自信的告訴我的發行版的用戶:「即使,即使 GNOME 只有一個 IBUS,我大 KDE 依然有辦法讓 FCITX 作爲 openSUSE 簡體中文的默認輸入法,GCIN 作爲 openSUSE 繁體中文的默認輸入法。而不會讓大家之前的投票都作廢」。 Read more...

CJK 的尊嚴(三)聖戰

前面 po 了給各位 openSUSE 使用者的彙報,被「戰友」粱水龍轉載到了中文開源界排名很高的 Linuxtoy 上。發生了一些不必要的爭執。其中很多人的辯論基礎都是錯的,甚至沒有站在正確的主題上。原因在於他們對輸入法的不瞭解,雖然大家都在用。 前文是流程彙報,沒有解釋技術細節(這也是多數後續爭執沒踩對節拍的原因),所以我寫了這篇投資者教育,會盡力解釋我明白的技術細節。至於我也不明白的,相信大家在瞭解了我懂的技術細節之後再討論,真正的輸入法開發者是不介意在關鍵問題上教大家一些東西的。這對整個中文開源圈都是好事。 但請不要覺得我應該天經地義的爲你們架起這座橋樑,我比客服貴多了。不止是在 FOSS 社區,生活中也是這樣,一個人可以自行決定她想說什麼而又不說什麼,所以這次要還不帶耳朵,說些空中樓閣的「理論」,那就沒有下次了。就像真正的輸入法開發者說的:「let it be, let it be 二逼」。但沒有人是真想做 XX 的都是無意中犯錯的對麼?只要不是無藥可救,那就都有地方願意收留你。 標題的含義 我們其實一直都很沒有尊嚴。請不要民族主義衝頭反駁。下面是一些普通用戶不知道的開發細節,解釋了爲什麼。這是爭論的基礎。不要對它爭論,因爲你真的不懂。你可以要求更多的例子和細節,但請不要就此爭論。沒有結果。 中文在開源界一直處於「二流」的位置。這是 GNOME 開發者說的。 爲什麼想必不用說了。他們自以爲是核心的開發者。我們做的是敲邊鼓。所以他們不懂我們的語言不重要。我們會用他們的語言來發。這就給他們自大的誤解說,他們很大。其實很多工作是我們做的。包括核心。GNOME 上游的 Network Manager 誰維護的?中國人。 大到什麼程度呢?大到他們可以自以爲能夠決定我們的事。一次兩次叫做沒有考慮到,總是這樣那就叫不在意。 早些年,使用 Linux 的人是不是會發現無論我們做了什麼本地化定製,都會被上游下一個版本的一些改動覆蓋掉,導致我們被逼去重新做這些定製? 舉例來說,Wine 模擬器的中文字體。我們有補丁,上游不收。再舉例,openSUSE 的 freetype2 補丁,上游不收。爲什麼呢?有什麼都不懂的西文用戶說,會影響我的 liberation sans。實際上這個補丁根本就沒有碰過它。於是怎樣呢?我們現在默認還沒有。那麼我就要問,爲什麼影響他們就那麼重要,影響我們就屁都不是?我們沒有貢獻嗎?不是。是整個項目的走向就沒考慮過我們。 所以我們的中文維護者一直在做的就是:重造各種輪子。 這是 Linux 的悲哀。Linux 世界的很多推倒重來都是源於一開始考慮的就不夠,而不是技術發展。因爲他們一開始做的就是滿足自己需要的東西。後來有各種人加入了他們的需要。它慢慢變的重要起來了。再後來,一些人發現前面一些人考慮的不完善,導致他的需要添加不進去了。於是要麼忍,要麼滾。於是推倒重來把所有人的需要再重新設計一遍。 這還僅僅是設計,還不包括實現。知道前面 X11 做了一件什麼事嗎?加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個 patch,一萬多行代碼。幹了什麼事情呢?報道這個消息的 Phoronix 都無奈了,什麼特性都沒加,把那些渣實現改掉了。不知道同學們是怎麼看的,我當時的想法是,幸虧我不懂代碼,不然我這個潔癖知道系統上用了一萬多行的渣代碼,我會瘋掉的。 所以爲什麼不在做事情的時候都負責任一點呢!?以前做的不好,至少現在起,我們做好它,之前的錯誤,想要加特性的人幹不了,總會有牛人能幹的。當然,牛人肯幹,GNOME 收不收還是兩說。GNOME 被紅帽和西施社區背後的公司影響很深,就好比這次如果只是幾個輸入法開發者去鬧的話,沒結果的。他們是因爲西施的 CJK 決定放棄 IBus 了。所以才停掉的。 所以有人說我「挾西施以令 GNOME」也好,說我自以爲是 Hero 也好,不重要的,因爲這就是事實。被輸入法開發者承認並尊重的事實。就像小企鵝輸入法作者說的「I’d be happy」。因爲他們之前也鬧過,Lauchpad/Unity/GNOME/KDE/GTK/…,他們的郵件打印出來嚇死你。結果呢?兩手空空。實力不對等的爭吵,都是撒嬌。不管你是小企鵝,還是 IBus,又或是你能想像得到的任何中文開發面向中文用戶的東西。不要以爲你有十四億人口就可以是老大了,在人家眼裏,你叫少數族裔。「CJK 不可放棄」,那是憐憫,霸道的時候還沒到。強推,又怎樣?又能怎樣?你們這些自以爲是大爺吵來吵去的傢伙們,最後不也都捏着鼻子認了? 重要的是人。任何發行版、社區裏都要有溝通國際社區和本地社區的人。前面那文彙報了我是 openSUSE Member 的事情,詳情是怎樣的呢?我等了三個月,西施董事會的 mrdocs 一封 Approving Marguerite Su,半個小時之後,Member 標誌就掛上去了。你們以爲默認輸入法真的是我說的那麼簡單的?你知道要是你不是 M17N 的維護者你最長的提交會等多久嗎?七個月。你知道你不和 Packman 管理員是私交,Packman 編譯平臺的帳號下來要多久嗎?兩年。還批發個鬼的帳號。 Read more...

CJK 的尊嚴

好吧,這名字起的有點義和團的 feeling? 民國 101 年 5 月 11 日,西歷 2012. 這一天絕對值得載入中文自由與開源軟件界史冊。如果有這樣的史冊的話。 首先這天我們 CJK 社區開發的 FOSS 軟件 fcitx/gcin 首次成爲 openSUSE 這種重量級發行版的默認輸入法。 其次這天我們 CJK FOSS 社區首次擺脫了被動接受的局面,對世界發出了自己的聲音。還是在一個重量級社區 GNOME。而且成功了。 這兩者各自都不那麼重要,但是放在一起,就重要了。讓我表述給你聽:我們也可以決定任意一個發行版默認的樣子,而不是只對定製中文版。我們也可以決定世界級社區的走向。 起 5 月 10 日晚,我與 OBS 的全域管理員 coolo 在關於是否在 soft.opensuse.org 上顯示本地化軟件包描述的一個郵件列表主題裏遇到,實際上是我問如何製作這樣的包描述。因爲輸入法這樣的軟件包只對本地化用戶有用,完全沒有必要顯示英文。於是我隨意問了一句,如何替換發行版默認輸入法? 答案簡單的出乎人所料,coolo 說這事隨你,只要去工廠版郵件列表(openSUSE 的主開發列表)上發個文章,抄送給相關各個輸入法的維護者,大家討論出結果,然後你來做就行(技術上的實現很簡單),因爲你是本地化軟件源的管理員。 承 但我覺得輸入法很重要,應該聽聽用戶的聲音,於是我做了這個投票:openSUSE 中日韓輸入法調查。然後投遞到了 G+,臉書,linuxsir 和官方論壇。接着發表了這個主題:建議從 DVD 中替換默認的IBus/SCIM 輸入法。 主題貼本身沒什麼值得好跟進的。大體的經過就是簡體繁體中文沒人發表意見,全部意見來自於投票。大家一致同意 drop scim,替換簡體中文默認輸入法爲更強大的小企鵝輸入法; 替換繁體中文輸入法爲 gcin 和它的衍生品 hime 姬。 由於日文目前沒有輸入法,所以暫時保留 IBus,直到 fcitx-anthy 或其他日文輸入法完全可用。韓文社區沒有迴應。 也就是說,在未來即將到來的 openSUSE 12.2 裏,大家將會有一個全新的更好的中文體驗。(IBus 依然在 DVD 中,安裝時可手選) 轉 openSUSE GNOME 的大佬 Vincent 在上述帖子中問了我一個問題:爲什麼要建議放棄 IBus?GNOME 正在整合 IBus 到它的系統,是強制運行依賴。 Read more...

Instagram 中國式小資的末日狂歡

這事件最近炒的盛嚣直上的,甚至搞出來所謂的互聯網鄙視鏈。 其實和香港選特首民衆自導自演的鬧劇一樣滑稽。港人選出符合預期的特首的公敵絕不是CCP,而是自己。CCP才沒有闲情雅致就一彈丸之地拉扯,官與民斗有理弱三分,它的政治智慧沒有那麼低能。董,曾,梁,每个背著萬民傘上台的民选特首都如一丘之貉,那絕對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歸咎於北京。嫑說你們沒有選,因為讓你們選會更差。每個合格的政客都明白拉攏一小撮聰明人比忽悠一大票選民困難得多,因為聰明人只相信拿在手裡的利益而選民相信不著邊際的前景,我覺得港人和有八十年歷史對付過民國蘇聯和美帝的中宣部直接剛上那才叫人間悲劇。港人若不能明白政治就是妥協基礎上的周旋,見人騙人見鬼蒙鬼的敷衍,那永遠只能沉迷在亞洲民主先鋒的空中樓閣裏自瀆,還不如像我們一樣相信隨機。(剛開頭就離題,瑪麗蘇你是要鬧哪樣。。。 好吧,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instagram的歷史。instagram最初是創立於聖佛朗西斯科的一個多功能HTML5手機圖片簽到項目Burbn。像我一樣對項目名字的發音和拼寫有着異乎尋常的執着的孩子們是不是被雷蒙了,聽名字這就是個被語文老師死的早的序員們玩壞了永遠完成不了的一個坑啊。後來僥倖拿到了兩筆不知名風投於是華麗轉身,變成了所謂的互聯網未來之星,甚至國內的IT媒體所謂的「不聯網」。紅了大概有一年吧,形勢急轉直下,先是發佈了android應用,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賣給了臉書。這下哭爹喊娘、義憤填涌的人都傻眼了。 與其說instagram是互聯網的未來,HTML5,勝利在今天,不如說是表妹這樣的美工和概念炒作的勝利,畢竟寶麗來還是拍立得都是老物(我家裏還有一部寶麗來相機。。),是所有在柯達時代拍不好相片的大孩子們的怨念藉助新工具在新時代的集體借屍還魂。至於銳推的很厲害的那個Flickr 3500 萬、instagram 10億的帖子,姐知道你們什麼意思,不就是想說instagram很碉堡麼。但還記得Flickr的slogan上面那個「高質量的」和當初用flic.kr同步OS截圖到推特遭到的同一幫人的白眼麼,這都表明了Flickr不是你我一樣的普通人的菜;還有臉書正在上市預備期,想象得到有同樣充沛的現金流的G家或者A家搶到instagram對投資者預期的影響麼?(臉書如果還有收購計劃,應該是Spotify)這明顯是漲停板上搶籌碼,沒有什麼理性和估值可言的。 我認識instagram緣起於小丸子表妹的「椅子操」,我想上面的人大概都是一樣有趣的吧。於是掏出mp3註冊了一個。後來發現上面有好多用卡通頭像推友的真身,這太八卦了。比如可以通過東九區落日斜角推演出熊貓黍的海拔高度。後來不用也很簡單,一些不知節操爲何物的推友總是午夜發吃吸引仇恨,還有一些精神不正常的推友總是用技術手段開粉嫩嫩的午餐肉罐頭,還有一些被photoshop玩壞了的推友總是給他顯像管壞掉的mba加濾鏡,讓我覺得即使是只看,要忍住不吐槽也很難。至於用,車裏、家裏、單位都有單反,甚至手機的像素也要比iphone高,沒有理由降低生活質量啊。 相機產生之初是爲了照人臉、頂多擴大到風景,而不是爲了飯菜、桌椅。畢竟第一批使用者是攝影師,而不是廚師或木匠。人類也有體驗上述的更好工具,就是筷子和刀叉。關於人臉,只要不是拍攝一代證件照出身,關鍵點在於你是赫本還是羅玉鳳,不然就不是拍攝而是災難修復; 關於風景,任何使用濾鏡的風景都不是真的風景。攝影師使用的是相機的功能而不是濾鏡。濾鏡能把切爾諾貝里變成紐約曼哈頓。另外談到濾鏡,一個做HTML5出身的在技術上能比得過做建築圖紙出身的Pixlr-o-matic?還有不知道你們是否還記得上一個拍照不露身的是誰,至少我還記得那個不穿高跟鞋棉布碎花裙子男衫抽菸獨自旅行濫交寂靜深不可測的你們的,安。 所以instagram只是一個手機圖片共享網站。一個,圖牀兒。(注意那個兒化音,在魔都帝都開墾團工作的同僚都知道這個帝都舶來詞帶有的輕蔑和不屑。)那麼有什麼理由阻止它推廣到全手機平臺?又有什麼理由阻止它接入地球上最大的社交網絡? 我想這裏面有點名器之爭的味道。你們在乎的不是instagram還是pleasekill.me還是stupie.com,在乎的是由於開發者缺失造成的暫時性真空能夠彰顯你們的「不一樣」,就像「此消息發自 iPhone QQ」一樣,然後徒勞無力的希望這種不一樣能夠永久,努力的說服自己這種不一樣是開發者的本意。就像沒有領悟到左手只是輔助的櫻木花道,以爲扒了赤木剛憲的球褲就能勝券在握。就像我和shellex說的,優越性就是我有就要千方百計的阻止你有。「獨佔應用」,這玩意和一邊唱着讓人民有尊嚴一邊維穩有什麼本質區別?「不聯網」,一個不聯網的共享服務就如同一個和全世界80後爲敵的80後領袖金三世一樣可笑。 至於爲什麼說它是中國式小資的末日狂歡。首先因爲外國式小資不和我們的一樣。可以參考下某些歐黨的作爲(美黨全苦逼,更加風騷的澳黨我不識。BTW,新西蘭到底是不是澳大利亞的呀?),有過之而無不及。人家根本沒有什麼時間泡網,再說南北極哪裏有網。至於分享,人家在乎的是XX一時爽,至於全家火葬場,你政府愛埋不埋,不埋就零落成泥。我吃你看那叫什麼事兒~同樣像我們這麼幹的,生怕別人不知道你今天吃飯了,還要擺盤再拍; 海淘個國外拾荒者的工裝也要趕緊秀一下的,也有,叫EMO。 中國式小資的幾個特徵:心口不一,嫌貴不叫嫌貴,叫無愛它不是我的菜; 邏輯沒有普遍適應性,生活上堅持的就是政治上反對的,獨佔可以,獨裁不行; 違反一切經濟學規律,他們的馬斯洛需求金字塔是倒着的,出生先把能賣的臟器全賣了換上一套蘋果,然後再回過頭考慮去這個工地搬磚還是那個工地搬磚的問題; 毫無人類情感,沒爹可以,沒喬布斯不行,外表還要裝出很可愛的樣子,因爲要拍照的嘛。 至於末日狂歡,那就更簡單了。就像jason5ng32黍說的那樣,一旦使用臉書帳號登陸,都不用牆了。 昨天這篇本章就寫到這裏,後來 iPad 不給力的 wordpress 丟失了。說真的當時不知道如何結尾,因爲我不想把它寫成一篇說明文,來給中國式小資下個定義怎樣,也不想再深入的討論蘋果怎樣,因爲公關戰要找個比你強的踩,贏了有面子輸了不丟人,我一個大活人和幾臺設備過不去幹嘛; 再說蘋果公司又沒什麼錯,它的東西有人拿來墊桌腳,是腦殘非要指望它傳家。但今天我就知道如何結尾了。因爲瓜瓜再一次在關鍵時刻跳出來拯救了他的那一票「一夜的爹」。 以下是閃花眼的結尾: Instagram的狂歡已經結束,但請放心,就像搜索「instagram 替代」突然冒出來的那些結果一樣,這種狂歡一定會再回來的。(下面是亮點)就像若干年後,在某個大院後院的小院,有位曬太陽的老人對你說,當年王爺府領事館咱也是進過的,一樣,而那個小院,一個世紀以前,有位同樣的老人也說,當年太后娘娘咱也是伺候過的。#不傳謠不信謠 PS:請理性評論。不要給人貼標籤,「別那樣,人不是用來挑撿的。」by shellexy。每個給人分等級的人都固定的處在他所劃分的等級的最低一檔。

开源软件的使用者算不算是吸血者

这是知乎上有人对于我那篇 openSUSE 为何人气远远不如 ubuntu 和 fedora 的衍生提问。 回答: 我觉得你应该修改问题。使用者,是个很中性好笼统的词。下定义就是这样,你定义的越笼统,越中性,越细节,越带感情色彩和主观因素。使用者分种类的,玩游戏不也有人民币玩家、金币农民、苦逼青少年、称霸服务器的搬砖工嘛。你可能会用“傻逼”也很笼统来反驳我,但下定义虽然可以衍生但不是词语组合,组合就一定会带上该词或字原来的某种属性; 吸血者,是个很负面好恐怖的词。一个中性是不是负面,答案永远是否定的。所以,不算。就跟你说,这个杯子是不是犯二,回答的人会想,what the xxxx? 不过考虑到您的思维路径可能是,看到我对于发行版是否吸血的解答,认为普通用户只使用不作为是不是也是吸血?下面就讨论下这个。 先来定义吸血。吸血是拿了别人的东西用完还回去却不尊重别人规定的使用范围(比如借别人洗脸的盆子洗脚)或者干脆就不还或少还(比如借钱不还或少还),或者不征求同意直接偷(比如吸血蝙蝠),总体来说,就是不讲究的透支或挪用了别人的资源来做自己的事或谋求自己和别人之间的某种超然地位(商业间谍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个意义上说,吸血的实例很多,但因为大部分行为有了它自己的定义,所以明确说XX吸血反而比较少见。比如,拿着爸妈养老的钱去炒股,就是在吸爸妈的血,因为爸妈可以自己吃药看病甚至是炒股啊; 借了作家没有人知道的小说看,然后写上自己名字发表了,就是在吸作家的血,因为他可以自己来啊,他借你只是让你看的啊; 房地产开发商赖着银行钱不还去押地搞开发,就是在吸银行的血,因为银行可以自己押啊; 比如贪官挪用公款享乐就是吸了公民的血,因为公民可以自己享乐啊。但四种行为都有了自己的定义,第一个叫啃老,第二个叫冒名,第三个叫骗贷,第四个叫贪腐。如果没有这些定义,那他们都是吸血。 吸血个人看来分两种,一种是腾讯那样公然的自主创新,verycd那种公然改了开源电骡的mod却不照常开源(这点纯疑,没有研究过电骡的协议,也许可以商业使用)和迅雷那种接入p2p网络却篡改了它的精神,搞小圈子特殊化和差别化对待,这是显式的吸血; 隐式的吸血在开源中比较常见,不特意关注发现不了,技术上的例子很少或者天然壁垒去排出普通用户发现它,或者集中在道德层面,阐述的方法也就讲究起来,稍微变一下说话的方式味道就可能全然不同,比较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比如我举个例子,微软和因特尔的联盟算不算吸血?算与不算都可以。我觉得,微软算,因特尔不算。因为他们在用法律正确的不道德手段吸取其他硬件厂商和整个硬件市场的用户资源(当然现在法律上也不正确了,这种在这个年代绝对被裁定垄断)。因特尔是硬件厂商,他那叫发扬优势合理竞争,引入活鱼盘活臭水; 微软一个软件厂商,相当于利用自己在软件操作系统领域的垄断特征来扶植硬件行业的代理人(本身并没有错误,潜移默化的让用视窗系统的人优先选择intel,视窗用户基数很大,帮助intel奠定市场霸主地位),然后利用这种硬件上游强强联合的不正当实际垄断地位去反馈到软件行业(用了intel,自然首先考虑微软),强迫使用其他硬件的人使用它的软件(intel多,微软就多,等微软垄断了下游,上游想不用都不行),它吸了硬件厂商的自主权来壮大自己的软件,祸害了整个硬件市场,不然 ipad 什么的早就出来了,不会都新世纪了提到个人电脑还清一色的 PC 机,因为intel 不会做,其他硬件厂商不敢做,OMG,你做的芯片装不了视窗?那就滚吧。 再举个例子,微软和网景。抄了人家浏览器,然后利用网景不做操作系统的劣势来在它的操作系统上免费,利用操作系统的市场份额快速获取浏览器市场份额(有人会说微软也拓宽了浏览器市场,但归根结底还是个1/2和2/3哪个大的问题),搅乱浏览器市场,然后让你用浏览器就只能选微软系统(当年的情况,现在有苹果机有linux),这不是强行捆绑浏览器市场的用户,吸浏览器市场的血是什么呢。要知道,当年浏览器是可以收费的,相当于这些金都进了微软口袋,而且进的多得多,因为操作系统比浏览器贵多了(即使是当年,视窗的替代也是很多,收费替代没有,免费的麻烦替代品还是有点的,比如你可以不装视窗,不用论坛,用命令行版的 IRC,或者直接用bsd,从分工上说,在操作系统这个层面上(不是应用软件),商业免费或“被动免费”很大程度上断绝了折腾开源的可能,好比国内的视窗),但贪小便宜的普通用户是发现不了的。如果不是这个事件,unix 早就做起来了(当年好像还没linux),苹果也不用等乔布斯用ipod打江山。 另外从本例可以看出,第一,吸血跟人之初性本恶一样,是普遍存在的,但大多数时候你认识不到它。比如上面那些免费的 ie 用户,它们是不认为自己在助纣为孽吸网景的血的。写到这里,我不禁想了一下,第一个说吸血鬼之前全部是人类的神话作家,那真是哲学家啊。 第二,吸血行为不因专利法垄断法等判决而变化,大多数时候只受良心审判。当年网景也没有胜诉,因为微软一个为人类发展,就在道德层面上用繁衍,比吸血更是人类生存目的的东西,轻描淡写掉了它的错误。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自己维基),吃饭总比泡妞重要。看,我这么一表述,你们大多数男人都反对了,“老子就是为了女神而活的!”,不好意思,那是你们生殖器的生命意义,你还可以干别的比如搅基。但用言语一混淆,一升华,你们就做出相反的判断了,比如为了活着还是为了党国,那你们就为活着了。就跟现在再提这个事情,大家又都认为网景好可怜,mozilla 是对的了,是一样的。为了大多数人活而吃人是对是错,吸血行为的道德本源在这里。问你吃人对否?你答否,问你为了大多数人活而吃人对否?你逻辑不强兴许答对。但后者也是吃人么,跟前者在行为学上是相同的,但在法律学上前者是重犯,后者叫“法律不评价”。比如微软和苹果一起偷施乐。。。没有专利法搞它们,不去偷施乐两家公司都得死,虽然大家管它叫企业家原罪,但实际不是吸血是什么呢。 好了,背景知识普及完毕。 下面正儿八经的回答问题。 开源软件的使用者算不算是吸血者? 用户跟开发者的立场不一样,虽然看似满足我的吸血定义,因为开发者贡献肯定最大,用户贡献比不过,又不像商业软件那样付费,因此算是“少还”的类型,应该算,但问题是这是在开源啊,开发者就没在乎你还不还啊,你只是受到你自己的良心审判啊。良心多的,就 buy me a beer(老外要捐款经常用的句子,酒吧用语,请我一杯啤酒),良心少的,就博客写篇文,朋友问就说下等等。做早做晚,做多做少,这不是问题,不构成开源事业中吸血的要件,问题是,做与不做。就是个 bool 值的开关状态而已。如果不做任何事,只是使用,不反馈,碰到问题就不用了,不宣传推广(不是一个软件有缺陷就可以不推广,不然木马病毒产业链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早就没了),那你必然在吸血,吸开源事业的血(因为你就是一路过打酱油的,完全就没有参与啊,使用是开源最大的支持,这句话的原型是一个开源项目发布它的软件,拉人气的。。。鼓励你用不到但也去用,那已经是参与了啊。一般我们讨论问题指的是用户自主选择,所以我很少讨论预装的事儿,人人有 ie 有几个真用的。。)。直到有一天,你做出了这样的事,比如朋友问你随口说了一句,那么之前吸的血就原地满血满状态了,因为你已经还回去了。对用户的要求和对开发者的不一样,作为一个开发者你不能说我把我的补丁的前两行注释反馈给上游,或者我有三个补丁反馈两个意思意思尽尽人事就完了,搞笑么。虽然大多数人都这样做,但不代表就是对的,全中国人都用盗版,不代表盗版本身就对的(穷是国家的问题,用盗版是你的问题)。 吸血是人类普遍行为,有正义的也有非正义的,但正义就是道德范围了,比如开源在一些人眼里看来就是在吸商业的血么(实际不是,开源是从零开始构造的,没有取商业一分一毫,我不用你的东西造起房子,你不能骂我拆你家院墙上的砖。反而是你用我盖房子的混凝土加固你家院墙(商业用开源),却不告诉我朋友你打混凝土水泥放少了可能抗不过地震啊(不反馈),更像是吸血,虽然我给你混凝土的时候并没有要你还),是正义的吸血(当然,厂商眼里是非正义的,只是暂时它对你还有用,所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这个正义的吸血,讨论起来确实没有什么意义,就跟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一样,你不到终身的时候说这个都是虚的,口号。

openSUSE 的人气为何远不如 Ubuntu 和 Fedora?

某迷失的孩纸:openSUSE 的 KDE 界面非常华丽,但多数人会在 Ubuntu 和 Fedora 之间做选择。是否因为它默认的是 DVD 版本(臃肿)、更新源也比较缓慢,又缺乏相关的中文社区,从而抵消了其界面炫目的优势? 我的回答: 我是 openSUSE 中文维基唯一的非官方维护者,openSUSE 简体中文翻译团队召集人,linuxsir SuSE 版块的版主,openSUSE 官方论坛 forums.opensuse.org 的唯一非官方版主,openSUSE 开放式编译服务中文软件源维护者。 DVD 盘不能决定人气。 openSUSE 的下载页面提供了多种方案,CD 甚至网络安装都是有的,甚至它提供的 CD 盘是分 GNOME/KDE 的。这种意义上,官方做的真的很不错,DVD 盘应该被认为是福利而不是罪魁这样子。主要是市场做的不够好,烧钱不够,时机选错。这点后面我会专门说,中国分部它甚至没有财力去派发光盘。 更新源比较缓慢,这是历史遗留的错觉。 在 Linux 被中国认知的那个年代里,每家的下载都很慢,这跟我们当时国际出口少国际网速不给力有关系,那时只有一条太平洋海缆,人人家里都是拨号,真的快不起来。我的上一任,也就是 linuxsir 论坛的原版主 @thruth,原 opera 的市场部经理,告诉我,他在北外读书时,抢占了北外所有的出国带宽,都要下几天。这种情况你怎么能期待用户去爱它呢?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别家都去派光盘了,SuSE 没有。它一开始就没有重视中国大陆市场,那个年代它的重心在台湾。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台湾想派盘都派不过来,何况当时台湾的盘他们都没有派完。 现在国内的网络环境改善了,国际出口添加了俄罗斯,太平洋海缆添加到了三条。我们一般访问德国使用的是西伯利亚—乌克兰—东德—柏林这条线,不像访问英国要走太平洋海缆去美国,然后再走大西洋海缆去英国。从这点上说,如果你下载 SuSE 的源,按理应该比 Ubuntu 的快。当然没有人这么比过,也没有人能感觉的出来。非要感觉出来,那就没法细说了,甚至意识形态都有关系。比如德国不是传统欧美国家,你一听服务器在德国就会觉得哎呀中国没有对其做优化啊之类。事实也确实有点这方面的原因,.de 的域名在 dns 的 root 服务器上确实少数,openSUSE 的源外表看是 .org 实际都是会跳转成 .de。中德的思想意识、社会形态差异比英美的大很多,这点也是原因,后面我会谈。 SuSE 自己也做了很多努力,当然所有的下载站都在做,比如 CDN 根据你的 IP 选择服务器。中国一般都被定向到日本服务器,刷起来现在是飞快的。而新浪网易也都有 SuSE 的镜像。只是,还是后面会谈的,人手不够,烧钱不够,国内镜像的同步时间其实要比其他国家的镜像慢六七小时的。 缺乏相关的中文社区。这点是很重要的原因。但我不能用人气不高来回答为什么人气不高。 好了,我下面集中谈一下为什么人气不高。 一。openSUSE 确实是好发行版。 它的 GNOME 国内国外公认第一好,甚至要超过 Ubuntu 的评价,至于和 Mint 的比较还要观察。国内 Ubuntu 形势比人强比较抢话语权,但你要问用过 openSUSE GNOME 和 Ubuntu GNOME 2 的老人,评价都是这个。我不谈 GNOME 3, 因为 Ubuntu 这个一贯占其他发行版便宜、大搞特殊化的发行版搞了 Unity,实际上 GNOME3 openSUSE 和 Mint 做的不相上下。Ubuntu 有话语权,曝光率比较高,实际上它这个要再不重视就要死了,比较容易给人占人便宜的印象。实际的技术都是这些老发行版在开发,比如红帽和 SuSE 对内核的贡献,对 GNOME/KDE 的贡献,对驱动的贡献都很大。Ubuntu 的开发者都被集中起来吸收这些技术,然后开发用户界面,美化,搞特殊化的不跨发行版因为对 Linux 社区整体贡献为零的这些东西,比如你去 omgubuntu 看开发的都是 lens 这些没技术含量又不能跨发行版的东西,但人家就是正儿八经的推广。属于吸血者,Debian 尸骨未寒的例子摆在那里。营销什么的老牌 Linux 包括红帽没人跟新贵比这个。就好比暴发户和贵族的区别。红帽 10亿美元营收,SuSE 也不差,人家不在乎,人家在乎企业客户的评价。这也是 openSUSE 包括 Fedora 的硬伤,后面会谈,对桌面用户的重视不够。但是贵族如果发力,还是暴发户望尘莫及的,毕竟社区力量和开发者多的多。国内 Ubuntu 社区比较大给了你错觉认为全球都比较大,实际上不是的,全球最大的社区是红帽的。 Read more...
Previous Page 3 of 4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