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的周末

这个周末其实只打算维护下我的 upstream-notifier的😂。好吧原来我只是想更新几个软件包,结果觉得既然都去更新包了,不如把给 upnoti 用的 json 也写了。 写的过程中要测试,发现 github 上面的有些项目的 release page 底下没有内容,于是又改 upnoti 的 github mod 支持这种情况。然后又觉得 upnoti 太慢,加了 »

高手创造工具

今天整理出来了自己这些年碰过的软件包,不算 M17N 之类拥有 repo maintainer 角色的源里的软件包,就有 178 个。加上那些总量要过 300 了。 金融领域,一个基金经理维护 20 只左右股票组成的资产池就需要一个庞大的团队。300+ 的软件包几乎可以说是早到了 upper limit 了。至于技术,基本上再提高就不会是在打包这里了,而是去真正的学习各种编程语言来解决编译错误了,这其实做的已经是 »

RPM specfile 中 $1 值的研究

研究这个问题是因为论坛上的一个讨论:zypper reinstall package 略过楼主的实现是否正确不谈(因为他不给我看 specfile 估计是公司的软件),简单来说可以分成几个子问题: 第一个是 RPM specfile 的 %postun 部分的 $1 变量到底是什么: if [ $1 == 0 ] ; then $1 的值当然是有意义的,它代表安装在你系统上的同名软件包的版本数。比如你升级软件包,那默认是 »

关于 Deepin 用户开发者大会的浅见

这篇文章是唱反调的,可能会不舒服的可以离席了。 最早长微博写了一半(好吧我弄了一个真·@openSUSE娘),觉得一个喧嚣的场合不太合适搞技术的(好吧我又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坐下来互相交流(喷),于是就发在这里,也特意选择 DAU 大会这个话题冷下来的时候说,避免给他们造成负面的影响。深度团队要觉得我是个倒灶的就无视掉好了。 先说两点: (1) 某些 Deepin 的粉丝可能会觉得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第一,我没有直观感受过 Deepin 作为一个发行版有多少用户(不是 Deepin »

openSUSE 下配合 nginx 搭建 qwebirc 网页 IRC

做这个的初衷很简单:IRC 对小白太远了。 它不像论坛,打开网页就能刷; 不像 QQ/Gtalk,软件是人都能找到,装上就能上。它需要专用客户端(比如 konversation),而且装完你还不能上,还有一堆命令等着你,何况还有 20 年早期互联网流传下来的各种名词、礼仪。总之它是一整个与世隔绝的黑客生态圈。 但是吧,不学还不行,你看哪个开发者不会使用 IRC 的?于是我想先降低一下它对小白们的陌生感, »

openSUSE 特殊国情有关的 FAQ [with updates]

引子 —— 能解决的是技术,不能解决的是人心。 为什么我们开发者要用 Gtalk 和 IRC? 跟 Google 没一毛钱关系。我们需要一个全球性的网络,因为我们面对的不只是用户,还有其它国家地区的开发者。就 openSUSE 来说,我没有理由去要求台湾地区的开发者用 QQ,也没有理由去要求他们的用户在官方论坛转简体。我们需要开放而成熟的技术,以便于进行二次开发。二次开发就是「修复」一些原本没有「坏」的东西来满足自己的需要, »

培育开源 NGO 的一些思考

这是周六北京 GNOME 小组活动 openSUSE 社区的讲稿。撰稿人是我。主讲人是来自 SuSE 的 Lance Wong。 大家来自不同的社区,面对的问题也不同。我这次先来拨一拨 openSUSE 中文社区这只洋葱。 首先提到 openSUSE,大家想到的应该是: 华丽 稳定 用户少 很少人讲 千年老二。红帽的小弟。 一个华丽而稳定的系统, »

openSUSE 中文社区面临的若干问题

一直有人批评 openSUSE 的玛格丽特时代带了意识形态,还给我总结出两个凡是:凡是 openSUSE 的都是好的,凡是 openSUSE 上出现的问题都是用户不对。那我就来巴一些坏处,只有一个声音是不对的。但我巴坏处肯定是想让它好,毕竟我是玛格丽特女王大人。 (一) 中文社区 Ubuntu 肯定是最大的中文社区,Arch 肯定是最活跃的中文社区,Fedora 肯定是最爱交际的中文社区,openSUSE 肯定是最宅的中文社区。 首先我们应该没有多少活跃的大学用户。我们的用户据我观察应该是企业用户居多。 »

OpenShift 搭建 rawdog 实现部落格聚合

因为 Planet openSUSE 的管理员一直 unavailable,导致我无法正常的推送对 Planet 的修复和处理中文新成员的加入,考虑到中文博客又太多,总去找一个 unavailable 的人,两边都互相嫌嘛,于是就架设了这个:community.suse.org.cn Update: 挂了 这篇文章中的教学其实我只完成了一半,python wsgi 前台是 Arch 维护者 »

SUSE 新年飨礼

亲爱的 openSUSE 贡献者们, 为了感谢您在过去的一年中为 openSUSE 项目所做的杰出贡献,值此新版发布在即,SUSE Desktop Team 的 FJKong 孔叔从 SUSE 市场部虎口夺食,抢到了一些礼品送给大家(实物图见下文)。礼品价值不是很高、数量也很少(因为我们没有社区经费,礼物也不是 SUSE 官方支出,纯属孔叔和市场部员工的个人情宜(?哈哈)得到的, »

openSUSE 下的 Fcitx 输入法

这是给 openSUSE Marketing team 做的,大概会写到 news.opensuse.org 的 12.3 发布日志上。介绍了一些 Fcitx 的多语言支持和高级功能。 Youku: Download: http://115.com/u/26338483 »

openSUSE 下玩围棋

Update:更新了评论里两位巨巨指正的技术错误和建议到正文中。 主要是整理下 Linux 下面的围棋软件近况、设置方法和已知故障。 引擎 GNUGo 这个是所有围棋软件的后端,简单说就是个棋力十二级的机器人。 不是很明白这里的电脑棋力单位“级”与我们人类的棋力单位“段”的换算关系,因为电脑肯定没法参加人类的段位考试,而两者也很少对弈,围棋引擎很奇怪的,中低段位的人类和引擎对弈,基本很难赢。它的思考方法和这些段位的人类很不一样,比如人类会在开局考虑一些谋篇布局,而电脑只有那几个布局定式,根据你落子的位置优化选出一个; 人类在中盘会考虑大局,而电脑除非你不与它对抗( »